叶芳城

曾经的藏小剑已经死了,是您亲手杀死他的,现在是钮钴禄*大探梅*群体泉*风车*烟雨行*无疆一掌*飞鸢泛月*巨叼金身*加强盾立*超级天隼击*精准制导吞日月*人间巨炮【伞爷爷】。

© 叶芳城 | Powered by LOFTER

最近忙 无限期咕咕咕
咕咕咕
我要去体服试试导弹叽

词青/夜

无聊随笔

写得自己都有点晕

推荐陈皮物语的帖子

推荐欢乐今宵


  午夜的成都不算安静,隔着窗户可以听到远处的夜宵摊的喧哗。方青砚今晚第三次打开电脑,百无聊赖地点着鼠标。


  剑三,LOL,吃鸡……一个个软件打开,又被电脑主人立刻关闭。最后打开的是一个Word文档,浮躁的男孩子在空白的页面上随意地敲打出一串串没有意义的乱码。


  这是很多人都会有的阶段,在深夜失眠,却也没有想做的事。


  而此刻,也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出现在空荡荡的脑海里。


  比如耳边忽然响起几年前的声音,不算好听的嗓音和着电流声,在一个个深夜隔着十万八千里安抚着一个青春期少年躁动的心...

「词青」1916(4)

简单过度章,
要开始说之前的事了。
然后说一下,
花海的情节我很难回避,
如果真的膈应可以不看。

  方青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先是出门后踹了一脚邮筒,结果把自己的脚踹疼了骂骂咧咧地要拆了这破烂邮筒;又是喊着要枪进去崩了不要脸的柳词,径直要去英国人的租界里买枪。花海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拦住暴走的少爷,连扯带拽地把他拖回下榻的酒店。
  “少爷睡下了?”
  东浅拉上套间的门,对着花海摇了摇头。
  “气急了,还在骂。漓七在里屋劝着呢……到底怎么了?”
  花海听见里屋传来摔杯子的声音,叹气:“柳爷这次的确过分。别说少爷,换了我我也受不了。”
  “……他调戏少爷了?”
  花海惊讶:“你……”
  “不是一次两次...

词青/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伪词青。
  柳词歌妤x方卿砚
  风九卿x方青砚
  角色的故事。
  bug多。请无视。
  假装二位会自己做日常。
  圆满脑洞的瞎几把乱写,希望大家吃糖快乐。
  
  “离纯阳宫的狗男人们远点,没一个好东西。”
  “尤其是叫柳词歌妤的那个。”
  
  这两句话,是方卿砚留给方青砚最后的记忆。
  
  方青砚记不得是多久方卿砚就不在了。似乎是某天早晨,她照旧拿着小梳子蹦蹦跳跳地去找方卿砚给她梳辫子,却只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找到一片虚无。
  那天起,方卿砚再没出现过。
  
  双梦镇是个人挤人的世界。玩家们不在线时,一大堆的角色账号熙熙攘攘地挤在普通地图之外的世界。
  方青砚也是在那里遇到风九卿的。
  道长身...

词青/军训(上)

失踪人口回归。刚军训完的脑洞。
表白我们巨可爱的三位教官。
婴儿文笔。
勿扰真人。
ooc。

  军训。

  大一新生永远的痛。

  十八岁的方青砚站在露天的场地上感受太阳的爱抚时痛苦地想。

  汗水顺着有点婴儿肥的脸流下,被太阳一点点晒干,最终在皮肤上留下有些干涩的感觉。

  cnm,这是什么魔鬼一样的军训。

  方青砚站得笔直,斜着眼睛看着教官。他们教官姓柳,特严肃的一个人。这位柳教官又瘦又高,总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都特别不好接触。

  唉……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有一个温柔体贴善良的教官?方青砚心里说。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时间一点点过去,膝盖的抽痛,肌肉的僵硬,让人逐渐失去...

咕了好久,
准备搞个短篇混更
可能是刀或者开放式结局
反正不是糖
嘻嘻

「词青」1916(3)

今天的柳军阀格外恶趣味呢。
依然有花海。
民国设定,不喜勿入。

  上海。
  方青砚有重新检查了一遍菜单,再度回忆了一下花舞剑喜欢的口味,这才把菜单交给服务员。
  “方少您倒是知道花老师喜欢的味道。”花海观察了好一阵子,心下倒是惊讶方青砚怎么那么了解花舞剑。
  “当年……与那位和花老师有旧。”方青砚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以前的事告诉了花海。他这人信奉用人不疑,既然决定了要用花海就会把事情全告诉他。“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双方挺僵的。这次估计也是柳……唉,过往不提。”
  花海眉毛一挑,有旧?怎么没听人说过?这方少爷不是从小长在四川,然后直接被父亲送去国外喝了几年洋墨水?哪能和柳词扯上关系?
  “没听您...

送给来这边ky的脑残女友粉的卡路里

占tag致歉
今天实在是被气笑了

每天上线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少ky一句
都要说声对不起
哥哥哥哥看看我
你会不会喜欢我
努力我要努力
我要嫁柳词歌妤

pose pose
我要嫁柳词歌妤

为了拆散他cp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省钱买东西(为了礼物入他心)
白嫖嫖得很努力(吃土吃成小杠精)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哥哥没兴趣
努力我要努力
我要嫁给yyl

wow
yylyylyl
yylyylyl
yylyylyl
yylyylyl

词青粉我的天敌
哥哥是我的动力

拜拜 花舞剑 海棠云母方青砚
清儒老飘日月劫
滚开滚开拆cp
拜拜 臭情敌 大粉富婆女友粉
你们都是臭猪精
我的哥哥不爱你
ky cp粉 自己做梦也不行
每天想拆我和鱼
圈地自...

「词青」1916(2)

各种ooc,我好菜呀。
民/国设定,严重ooc,有花海,不喜勿入。

  “花海,什么情况?”

  东浅三人各自出去办事,方青砚请花海入座。小厮给两人上了茶便退下,方青砚这才问花海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兰摧本就有些矛盾,这您应当是知道的。”花海抿口茶,开口。

  “也算是两人都有错……我们性格不合,何况夫人总觉着我不顺眼……”

  “原本相安无事的,但去年却突然来了个人……”

  兰摧招新将的事情方青砚也有所听闻,挑挑眉说:“问情子枫?不是说是个人才?倒是和直系那边的清衣不对盘……但是你不是本就和清衣不对盘?仇人的仇人不应当同仇敌忾?”

  “不是他。”花海摇摇头,“和他一...

「词青」1916(1)

民/国设定,不喜勿入。
圈地自萌,勿扰正主。
菜叽文笔。
有花海情节,不喜勿入。(毕竟方少需要一个奶……不是,智囊)

  “操他妈的!”

  成都的大院里,方青砚踹了自家自前清留下来的百宝柜一脚。

  百宝柜上的摆件瓷器一阵抖,晃悠了好一会儿 才停下来。

  包菜给东浅使了个眼色,东浅赶紧上去拉住在爆发边缘的人。

  “哎呦大少爷,这可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咱得赶紧想想,这批货可怎么办啊!”

  方青砚一想起他们带来的消息就气得肝疼。大总统刚刚病逝,如今正是扩张势力的好时候。他们方家驻守四川,仗着天险易守难攻,但是也难以向中部进发。方父虽为一方豪强,却有点偏安一隅的架势,偏偏方青砚...